今天是2019年8月11日 防城港市紀檢監察網歡迎您!
十萬山瑤鄉里的“和事佬”——記防城區十萬山司法所所長凌增志
來源:防城港市紀檢監察網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8-09-26 08:29 瀏覽量:27787



“有事找所長!”在十萬山瑤族鄉,當村民有了矛盾、起了沖突,第一反應就是“找所長”。這位瑤鄉群眾要找的所長,就是防城區十萬山司法所所長凌增志。


被群眾稱之為“婆婆媽媽瑣碎事一大筐”的基層司法所,“一肩挑多職”,扮演的角色也是老百姓常說的“和事佬”。作為“80后”的凌增志卻酷愛這個職業,腳踏實地當好這個“和事佬”,用青春的汗水、勤廉的作風化解群眾身邊的矛盾和糾紛,成為當地基層人民調解工作的一面旗幟。7年多來,他先后調解各類矛盾糾紛230余起,調解成功率在98%以上。在他的身上發生過許多感人至深的真情故事,展現了一位基層調解工作者崇高的人生追求。


孤身一人籌建司法所


從部隊退役的凌增志,通過廣西政法干警招錄考試,在海南政法職業學院學習培訓后,來到基層司法所工作,先后任防城區大菉司法所司法助理員、扶隆司法所副所長。2015年5月,凌增志受命組建十萬山司法所,他背著行囊,孤身一人來到我市最年輕的鄉鎮籌建司法所。



  

面對起步之艱,凌增志沒有畏懼,克服苦難,迎難而上。沒有辦公場所,他就自己找張辦公桌跟鄉綜治辦擠到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辦公室一起辦公;沒有地方掛司法所的牌子,他就四處奔走,主動排查矛盾糾紛,做好自我宣傳,把司法所建在群眾的心里;鄉、村(社區)沒有調委會,他就物色人選、培訓骨干,組建調委會。不到兩年時間,十萬山司法所不僅在瑤族鄉里有了位置,在瑤族群眾心中更有了地位。人民調解、矛盾糾紛排查調處,刑釋解教人員安置幫教,法制宣傳教育,社區矯正等各項工作,均得到各級黨委、政府的認可,瑤鄉群眾親切地稱呼他為“凌調解”。


頂著罵聲也要去調解


 社會上,有人戲稱調解工作是“沒權沒錢跑斷腿,不吃不喝磨破嘴”的苦差事,凌增志卻認為:“人民調解,調解為民,干這種差事值!”他常年奔走在村村戶戶,面對面向群眾宣傳法律知識,用“法理+情理”調解群眾糾紛,當起“和事佬”苦口婆心,從來不怕麻煩,甚至頂著罵聲也要去調解。十萬山司法所成立至今,該鄉無一起重大矛盾糾紛上交。


2017年6月的一天,轉制后的十萬山華僑林場辦公室負責人急匆匆找到凌增志,說有群眾占著林場約80多平方米的土地,不讓林場項目施工,請司法所處理。凌增志不分白天黑夜,騎著自家的摩托車多方走訪,求證爭議土地的所屬問題。雖然相關書證及人證均能證明爭議土地為林場所有,但是當地群眾均不認同,不愿意讓出土地,調解陷入了僵局。


為了做通群眾工作,凌增志利用群眾務工晚上回家的時間,一戶戶走訪,一戶戶做工作。有的群眾不理解,不給開門、不讓進門,甚至張口就罵、舉拳喊打,他笑臉相迎、不為所動,一而再,再而三做工作,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,占地群眾最終接受了調解意見,林場項目恢復正常施工。


群眾的事一刻也不能拖


到達現場要快、調查情況要快、分析案情要快、調解平息糾紛要快,這是凌增志給自己定出的標準。他常說,群眾的事一刻也不能拖、不能等。穿行于崎嶇的山路上,摩托車加步行,成為凌增志走村串戶的常態,也練就了他“分憂解難”的調解技巧,所調解的每一起糾紛,都是以法育人,以理服人,以情動人,使吵得面紅耳赤、拳腳相向的雙方握手言和;滿面愁容的當事人笑著離開。


2017年初,那其組的黎阿姨,在鋪設自家水泥路時,因黃某珍家新修的廚房占到路面,導致道路外擴占到鄰家黃某進的土地,三方發生糾紛。凌增志到現場調解,法律和政策說了一籮筐,道理講了千千萬,黃某珍就是不愿退。為了盡快化解糾紛,他協調轄區法庭、國土、村建等部門到現場調解,數十次到黎阿姨家做工作,讓黎阿姨深受感動。糾紛化解后,黎阿姨掏出兩百元錢,非要給他來回跑路的加油費,這讓他深感欣慰,自己的付出得到群眾的認可,比彩票中獎都令人興奮,他謝絕黎阿姨的好意,騎上摩托車帶著微笑離去。


用真情做好“最頭疼”的工作


社區矯正是基層司法行政中一項最讓人頭疼的工作。凌增志除了嚴格按照社區矯正精細化管理模式要求,還通過真情幫扶、積極走訪等方式,幫助社區服刑人員。


社區矯正對象黃某,因濫伐林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,到司法所接受社區矯正時,希望能得到關照。一次因私自外出被給予警告后,黃某怕司法所給他“好看”,多次用各種理由宴請凌增志,都被凌增志拒絕。經過耐心細致的教育引導,黃某服從管理,遵章守紀,順利解矯回歸社會。


蔣某因私藏槍支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,到司法所接受管教時,情緒波動較大,覺得自己的刑期判得太重,而且剛剛手術出院,身體狀態不好,不能干重活,家庭又比較困難。凌增志給他送去油米,幫其了解相關幫扶政策。得知蔣某沒錢交新農保,子女又不肯出錢繳納,便主動與蔣某外嫁的女兒聯系,說服她幫助繳納;在蔣某手機欠費,無法與司法所保持聯系時,自己掏錢幫其繳費。在凌增志的幫教下,蔣某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老老實實服從管教。


一分錢紅包也不能收


對于“白手起家”的司法所來說,稱得上是“清水衙門”,但凌增志始終沒有放松學習黨紀黨規、保持廉潔自律這根弦,始終堅持堂堂正正做人,規規矩矩做事。他妻子一人帶著孩子在南寧生活,他只能在周末或節假日不加班的時候才能回家陪伴,有時工作忙了,常常是一、兩個月不得回家,甚至連公休假都“免”了。年幼的小孩生病住院,也都是妻子一個人頂著,他從來沒有向組織提過要求,講過條件。


在一起起糾紛調解中,耐心當群眾“出氣筒”,走心做瑤鄉的“和事佬”,一身正氣的凌增志,讓許多瑤族群眾感動。有人給他送來瑤鄉土特產,有人給他帶來打好包裝的煙酒茶,也有要請他吃瑤家飯,甚至要給他發紅包,都被他一一謝絕。他說:“群眾有事能想到我、找到我,這是對我的最大信任,也是我的最大責任。”


作為防城港市法制宣傳先進工作者,廣西社區矯正工作先進個人,防城區扶貧工作先進個人,防城區“關愛明天 普法先行”青少年普法教育活動先進個人,談到這些榮譽時,他說:“工作做得好不好不是榮譽評判的,老百姓說你好,你才是真的好!”(林偉)








編輯:趙春莉


澳洲幸运10分析软件